论著
脓毒症合并全身性毛细血管渗漏综合征的诊疗分析
中华外科杂志, 2017,55(9) : 702-707. DOI: 10.3760/cma.j.issn.0529-5815.2017.09.012
摘要
目的

探讨脓毒症合并全身性毛细血管渗漏综合征(SCLS)的病程演变特点及适时调整的液体诊疗方案的治疗效果。

方法

回顾性分析2014年7月至2016年1月解放军总医院肝胆外科重症监护病房收治的34例脓毒症合并SCLS患者的临床资料。男性21例,女性13例;年龄21~74岁,平均56.3岁。原发病:重症急性胰腺炎18例,肝大部切除术后7例,胰十二指肠术后5例,肝胆管结石行胆道探查T管引流术后4例。根据患者确诊后28 d的生存情况分为生存组(n=23)和死亡组(n=11),比较两组患者在不同的治疗时间窗口C反应蛋白(CRP)、血小板计数(PLT)、脑利钠肽(BNP)、动脉血乳酸水平(LAC)、氧合指数(OI)、液体出入量(NFB)及去甲肾上腺素(NE)使用量等指标的变化差异。分别采用t检验和χ2检验分析计量资料和计数资料的差异。

结果

生存组和死亡组在确诊脓毒症伴SCLS后1~3 d病情呈进展状态,炎症反应逐渐加重,表现为CRP(t=-0.473,P=0.640)和BNP水平(t=0.140,P=0.895)升高,PLT(t=-0.505,P=0.620)降低。组织灌注指标LAC水平(t=-1.008,P=0.320)和OI(t=-2.379,P=0.020)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液体正平衡,均需NE维持有效灌注压,全身水肿明显,两组NFB(t=0.910,P=0.370)和NE(t=-0.853,P=0.400)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第4~6天生存组达平台期,死亡组各指标呈恶化趋势,感染加重(CRP:t=-3.438,P=0.000;PLT:t=1.649,P=0.110;BNP:t=-10.612,P=0.000),组织灌注进一步恶化(LAC:t=-11.305,P=0.000;OI:t=2.743,P=0.010),NFB(t=-4.257,P=0.000)和NE(t=-7.956,P=0.000)呈较高水平。第7~9天生存组炎症反应减轻,CRP及BNP水平明显下降,PLT上升。液体治疗转为负平衡,组织水肿改善,各项指标趋于好转。死亡组继续恶化,脓毒性休克难以纠正,各器官不同程度衰竭(CRP:t=-10.036,P=0.000;PLT:t=6.061,P=0.000;BNP:t=-10.119,P=0.000;LAC:t=-24.466,P=0.000;OI:t=13.443,P=0.010;NFB: t=-8.345,P=0.000;NE:t=-7.121,P=0.000)。

结论

有效的系统治疗7~9 d后脓毒症伴SCLS病情明显好转,应及时给予限制性液体治疗策略;若第7~9天感染未见好转,则患者预后较差,病死率增加。

引用本文: 马焕先, 史宪杰, 梁雨荣, 等.  脓毒症合并全身性毛细血管渗漏综合征的诊疗分析 [J]. 中华外科杂志,2017,55( 9 ): 702-707. DOI: 10.3760/cma.j.issn.0529-5815.2017.09.012
正文
作者信息
基金 0  关键词  0
English Abstract
评论
阅读 0  评论  0
相关资源
论文 | 视频

版权归中华医学会所有。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本刊文章,不得使用本刊的版式设计。

除非特别声明,本刊刊出的所有文章不代表中华医学会和本刊编委会的观点。

脓毒症是由于机体对感染的反应失调损伤了自身组织,从而表现为威胁生命的多器官功能不全[1],具有病因复杂、表现形式多样、病情进展快、死亡率高等特点。值得注意的是,继发于肝胆外科危重症如外科大手术、急性胰腺炎等疾病的脓毒症常伴有全身毛细血管渗漏综合征(systematic capillary leak syndrome,SCLS),典型表现为第三间隙液体聚集(如全身皮肤黏膜水肿、胸腔积液及腹水等),伴不同程度的低氧血症及胃肠功能紊乱,以及有效循环血量减少导致的血压降低、尿量减少及代谢性酸中毒等[2]。SCLS的出现将导致脓毒症进一步恶化,因此,早期识别诊断并进行正确的治疗尤其是液体治疗对脓毒症患者的预后尤为重要。我们总结了我院肝胆外科监护室近年来收治的34例脓毒症伴SCLS患者的临床资料,旨在探讨疾病的临床特点及其对液体治疗的指导意义。

 
 
展开/关闭提纲
查看图表详情
回到顶部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标签
关键词
液体治疗
血流动力学
脓毒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