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著
直肠癌术前放疗造成手术切缘放射性损伤的病理学研究
中华外科杂志, 2017,55(07) : 507-514. DOI: 10.3760/cma.j.issn.0529-5815.2017.07.007
摘要
目的

从病理学角度探讨新辅助放疗对直肠癌切除术后吻合口的影响。

方法

本研究为回顾性研究,研究对象来自2011年1月至2014年7月入组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FOWARC研究的病例,均为局部进展期直肠癌患者,随机接受新辅助放化疗或新辅助化疗。接受新辅助放化疗联合保肛手术、术前影像学诊断为放射性直肠炎、手术切缘标本完整的23例患者作为直肠炎组;以性别、年龄、肿瘤位置和标本切缘长度进行匹配,在同期接受新辅助放化疗但无放射性直肠炎者及接受新辅助化疗者中各选择23例患者,作为无直肠炎组和化疗组。计算黏膜下层微血管数和狭窄血管比例,评估吻合口近、远端组织血供;采用病理学半定量评分系统综合评估吻合口近、远端组织放射性损伤程度。三组间比较采用方差分析、Kruskal-Wallis秩和检验或χ2检验,两两比较采用Mann-Whitney U检验。

结果

与化疗组相比,接受新辅助放化疗患者手术近、远切缘的微血管计数[M(QR)]减少[近切缘:25.5(19.6)比50.0(25.0),Z=3.915,P=0.000;远切缘:20.5(17.5)比49.0(28.0),Z=3.558,P=0.000],狭窄血管比例增高[近切缘:9.5%(23.8%)比0,Z=3.993,P=0.000;远切缘:11.5%(37.3%)比0(2.0%),Z=2.893,P=0.004],病理评分升高[近切缘:4.0(2.0)比1.0(2.0),Z=6.123,P=0.000;远切缘:5.0(3.0)比2.0(1.0),Z=4.849,P=0.000]。在接受新辅助放化疗患者中,直肠炎组手术近、远切缘的微血管计数较无直肠炎组减少[近切缘:19.0(23.0)比30.4(38.0),Z=2.845,P=0.004;远切缘:19.0(13.0)比30.0(29.1),Z=2.022,P=0.043],狭窄血管比例增高[近切缘:23.0%(40.0%)比0(11.0%),Z=3.248,P=0.001;远切缘:27.0%(45.0%)比3.0%(19.0%),Z=2.164,P=0.030]。化疗组、无直肠炎组和直肠炎组吻合口漏发生率分别为8.7%(2/23)、30.4%(7/23)和52.2%(12/23),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10.268,P=0.007)。

结论

直肠癌术前放疗对手术近、远切缘造成明显的放射性损伤;其中影像学诊断为放射性直肠炎者,微血管损伤较无放射性直肠炎者更为明显。

引用本文: 钟清华, 吴培煌, 秦启元, 等.  直肠癌术前放疗造成手术切缘放射性损伤的病理学研究 [J]. 中华外科杂志,2017,55( 07 ): 507-514. DOI: 10.3760/cma.j.issn.0529-5815.2017.07.007
正文
作者信息
基金 0  关键词  0
English Abstract
评论
阅读 0  评论  0
相关资源
论文 | 视频

版权归中华医学会所有。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本刊文章,不得使用本刊的版式设计。

除非特别声明,本刊刊出的所有文章不代表中华医学会和本刊编委会的观点。

放疗在直肠癌的综合治疗中占据重要地位,新辅助放化疗是Ⅱ~Ⅲ期直肠癌的标准治疗模式[1]。但是放疗也会产生一些不良反应,多项研究结果显示术前放疗会增加术后并发症如吻合口漏、吻合口狭窄的发生[2,3]。我中心2010年牵头开展了一项多中心前瞻性随机对照临床试验(FOWARC研究),对比新辅助放化疗与新辅助化疗在局部进展期直肠癌中的应用,患者被随机分配至放疗联合氟尿嘧啶化疗组、放疗联合FOLFOX化疗组和单纯FOLFOX化疗组[4]。单中心数据显示,术前放疗明显增加吻合口漏发生率;进一步亚组分析发现,术前影像学诊断为放射性直肠炎是新辅助放化疗组患者发生吻合口漏的独立预后因素[5]。放射性直肠炎的主要病理特征是微血管损伤及结缔组织纤维化,导致肠管缺血和愈合不良[6]。然而目前尚无来自临床的标本验证,以展现新辅助放化疗后直肠癌切除重建吻合口组织的情况。本研究旨在通过对比放射性直肠炎、无放射性直肠炎与新辅助化疗3组手术切缘的病理学特征,从病理学角度探讨术前放疗对吻合口的影响。

 
 
展开/关闭提纲
查看图表详情
回到顶部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标签
关键词
吻合口漏
放射性损伤
直肠肿瘤
病理学
放射疗法